屯集在淮水北岸的楚国大军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12 11:32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春秋争霸、战国兼并是中国由局部统一到最终一统的过程。春秋早期楚成王在位时,楚地方千余里,势力达到两千里;楚穆王时楚地又有扩展;楚庄王鼎立中原,称霸江淮河汉。战国时期“楚之地方五千里”,东到海边,南到赣南,西达渝、陕,北至泰山。这期间城阳地区成为楚国腹地。到战国后期,城阳城成了楚的临时国都和最后的防守据点之一。

综上所述,从楚主中原到秦定九州,城阳作为楚城历时四百七十年,这时间正是中华大地上从邦联政体逐步走向中央集权国家的期限。城阳与楚的兴亡密切关联,作用非凡。楚的崛起、发展、争霸、鼎盛和衰落都以城阳城为依托。城阳城亲见了楚国逐步统一广大的长江流域和中原地区的身影,耳闻了黄海地区的国家联合对楚、分化组合的经过,目睹了秦王政威加海内、席卷天下的情形。城阳并入秦国,标志着楚人连接“蛮夷”和“中国”的“中轴”被秦人掌握,楚数百年合并“蛮夷”和“中国”的巨大成果被秦帝国掠夺。因此说,城阳城是中国南北首次走向统一的重要见证;城阳城在中国首次走向统一的进程中具有重要历史地位和特殊意义。

秦始皇灭掉韩国(今河南新郑)、魏国(今河南开封)、赵国(今河北邯郸)、并给燕国(今北京一带)重创之后,便执意灭楚。公元前224年春,秦年轻将领李信率二十万大军,黑虎掏心,中路开进,要一口吞下城阳城东北一百至一百五十公里处的平舆(今河南平舆县)和寝城(今豫皖之间临泉县)。江北楚军便进攻秦的南郡(今湖北江陵)、鄢城(今湖北宜城);李信分兵救援,由于经城阳城、武城(城阳东)、訾梁城(今信阳市南郊)、出“义阳三关”(平靖关、武胜关、九里关)直击楚军侧背的捷径不通。秦军只能绕道南阳郡,去攻打在鄢、郢(今湖北江陵)一带活动的楚军。得胜后,又转兵到寝城东面,企图直取寿春。屯集在淮水北岸的楚国大军,以逸待劳,突然出击,大破秦军。这是秦并六国九年战争中的唯一大败仗。紧接着,秦又发倾国之兵攻楚,老将王翦指挥六十万大军稳扎猛打,历时约一年,攻下了楚国北边的平舆、陈、蕲(今安徽宿县)三座城市;公元前223年,楚都寿春陷落,楚王被虏;公元前222年,秦攻占江南地区,设会稽郡;同年燕国灭亡;公元前221年,秦灭齐(今山东淄博)、统一中国。《云梦竹简》中说,秦灭楚后,淮水岸边还有“反城”,即仍有继续抵抗的城市。秦后来把城阳周围的广大地区仅作为一个“义阳乡”归属“平氏县”(今河南桐柏县西北50公里)。据此推断,秦军进攻城阳孤城时,战况激烈、持续久长、民众逃亡、一片凄凉。这说明城阳城易手在寿春之后,最早在楚亡(前223)之年。

秦灭楚之前,秦已经占据了现在的湖北省西部、中部、河南省西部、中部和东部。楚人掌握着淮河、泗水流域及江南湘黔地区。秦、楚西部之间有连绵的桐柏山、大复山、方城山,三山东侧并列着天目山、确山、嵖岈山。就是说城阳城东南——正南——西南——西北二百至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,都是山、关,易守难攻。秦军出“武关”(今陕西丹凤东南)后,不能走经过“稷”关(今桐柏县西)、城阳的淮岸车道东进直攻楚都寿春(今安徽寿县),只能从楚地的西北方面进军。